王勃:心事同漂泊生涯共苦辛

时间:2019-06-13

  初唐诗坛,当年高居庙堂之上的是虞世南、上官仪、宋之问、沈佺期一流人物,但时至如今,他们的地位反而远不如号称“初唐四杰”的王杨卢骆——王勃、杨炯、卢照邻、骆宾王。

  王勃被认为是“初唐四杰”中文学成就最高的。王勃少年时就聪明过人,有“神童”之称,他是隋末大儒王通的孙子,还有个叔祖父是著名诗人王绩,堪称家学渊博。据说,王勃6岁就能写文章,9岁那年读到大儒颜师古注解的《汉书》,认为书中有许多错误,就作了一篇《汉书指瑕》来纠正。

  唐高宗麟德初年,官员刘祥道奉旨巡行关内,考察吏治民风。王勃给刘祥道写了一封信,信中展示了他雄姿英发的少年气质。刘祥道读后很是赏识,上表朝廷推荐王勃。高宗皇帝召见了王勃,金殿对策,王勃引经据典,侃侃而谈,当时还不满20岁。王勃被授予朝散郎的官职,少年得志,朝廷每有庆典大事,他都能写出精美的颂文。皇子沛王钦慕王勃,将他请到自己府中,担任专门的著作工作,修撰《平台秘略》一书。

  王勃的仕途可谓一帆风顺,但他的聪明似乎只限于诗词文章方面,政治嗅觉很差。因此,没过多久王勃就惹祸了,他写了一篇《戏为檄英王鸡文》,本来是一篇关于“斗鸡”的游戏文章,替沛王“声讨”英王而已。谁知唐高宗见了却勃然大怒,很有可能是想起他们兄弟之间争斗的事情,而高宗的父辈李世民兄弟相残的情景也相去不远、历历在目。唐朝虽然没有“文字狱”,但王勃从此不被重用也是注定的命运了。后来,王勃擅杀自己窝藏的一个罪犯,险些被判为死罪,后来遇赦才保全了性命,但被革职为民,终身不得再做官,连他的父亲也受牵连,被贬到交趾(越南)做县令。

  经过这样一个个深刻的“教训”,王勃仍然“不知悔改”,丝毫不顾及人情世故。某日,阎都督在滕王阁举办宴会,让他的女婿事先准备好了文章,自己则假意向来宾推让一番。王勃却不知谦让,毫不客气地应承下来,提笔就写。阎都督气得拂袖退席,但还是令人打听王勃所写的内容。当听到王勃写出“落霞与孤鹜齐飞,秋水共长天一色”这样的好句子时,阎都督居然不计前嫌,转怒为喜,大为夸奖。

  阎都督可谓颇有雅量,如果他是个“身自端方”“体自坚硬”的迂腐之儒,不一定会觉得王勃的文章有多好。王勃的《滕王阁序》以那些歌功颂德的文章标准来看,前半篇写景写事还算说得过去,但是景物描写之后,一般会转入借滕王阁盛会歌颂阎都督的套路。但王勃却用大段文字倾诉了他个人的愁闷之情:“嗟乎!时运不济,命途多舛。冯唐易老,李广难封。”“孟尝高洁,空怀报国之心;阮籍猖狂,岂效穷途之哭!”这些话在如此场合下说出来,的确非常不合适。不过,也正是由于王勃我行我素、特立独行的性格,才有了《滕王阁序》这篇千古绝唱,这正是桀骜不驯的才子本色。

  王勃到滕王阁本是路过,他的目的地是到交趾看望父亲,谁知乘船时遇到风浪,落水后受惊而死,年仅26岁。王勃的一生虽然短如流星一瞬,但仍然光芒万丈。《滕王阁序》写得美不胜收,“物宝天华,人杰地灵”“雄州雾列,俊彩星驰” “十旬休假,胜友如云;千里逢迎,高朋满座”“天高地迥,觉宇宙之无穷;兴尽悲来,识盈虚之有数”,这些名句千载之下读来,仍是满口余香,回味不绝。

  写骈文是王勃的一大特长,当时有不少人花钱请王勃写文,这也是他的收入来源之一。《唐才子传》说:“勃属文绮丽,请者甚多,金帛盈积,心织而衣,笔耕而食。”王勃写作有个习惯,香港正版挂挂牌彩图,先磨墨数升,然后喝酒,喝到酣畅之时,钻进被子里蒙头睡觉,醒后就执笔一挥而就,之后一字不改,人们称之为“腹稿”。

  除了骈文,王勃的诗也成就很大,最有名的当属那句“海内存知己,天涯若比邻”了。不过这是王勃年少时的作品,后来心境有所变化,又写过一首《别薛华》:

  同样是写别离之情,这首诗凄凄惨惨,与《送杜少府之任蜀川》大不一样,有判若两人的感觉。

  据说曾有异人为王勃看相,说他“神强骨弱,气清体羸,脑骨亏陷,目睛不全,秀而不实,终无大贵矣”。当然,决定命运的是性格而非长相,如果王勃不是这种特立独行、恃才傲物的性格,混上公卿将相或许并不难。但那不是王勃,不是英气勃发、傲世见疾的王勃,那样的官场“老油条”有的是,而初唐时的才俊则首属王勃。

  记得看过一个电影,叫作《王勃之死》,剧情对王勃的事迹做了许多改动,还给王勃找了个漂亮的女朋友。但总体来说,电影中的形象符合人们对于王勃的印象——少年才俊、风流倜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