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只看到孟浩然自由任性的表面 没看到他背后心

时间:2019-06-12

  载初元年(公元689年),湖北襄阳西南的岘(xiàn)山上,有一处叫做“涧南园”的庄园,这家女主人生了个男孩儿,孟老爷咬定他们是孟子的后代,所以给儿子起的字也是出自孟子名言——吾善养吾浩然之气。

  中国儿童启蒙诗歌排行榜上,稳居前三名的当然是李白的《静夜思》、骆宾王的《咏鹅》,还有孟浩然的《春晓》:

  那是春困的时候,外面的鸟叫声却把我吵醒了,啊,原来下雨了,那么你们上班去打卡吧,记着带伞,我要再睡会儿,睡会儿,睡——会儿——呼——呼——

  然而孟浩然的任性可不止睡个懒觉就算完了,他的人生,就是由大大的两个字组成的——任性!

  载初元年(公元689年),湖北襄阳西南的岘(xiàn)山上,有一处叫做“涧南园”的庄园,这家女主人生了个男孩儿,孟老爷咬定他们是孟子的后代,所以给儿子起的字也是出自孟子名言——吾善养吾浩然之气。

  孟家有自己的田产,生活小康,如果照孟老爷的安排,这个孩子长大后一定要参加科举考试,然后谋个一官半职,不求他做多大官,也不求他发多大财,只要是铁饭碗,也算是光耀门楣了。

  小浩然果然不负他爹对他的期望,聪明好学。平时他埋头在一堆堆的四书五经里,累的时候,最喜欢手拿一本《陶渊明集》,走出书房,走出庄园,坐在岘山的最高峰上大声朗读。

  有时候他会和弟弟划船渡过汉江,到对面的鹿门山去游玩,孟浩然最崇拜的庞德公,东汉末年就隐居在这里。

  十七岁的时候,他在襄阳本地的考试中崭露头角,只等来年去京城长安实现他爹的伟大理想了。

  就在前途看起来一片光明的时候,孟浩然做了一个大胆而又任性的决定——拒绝参加科举考试!

  原来在孟浩然出生的时候,正是武则天统治的武周时期,武则天临终还政给儿子李显,恢复了李唐的统治。

  懦弱无能的唐中宗李显,他的皇后韦氏和女儿安乐公主为了夺取权力,居然合伙把他给毒死了!李显的弟弟李旦的三儿子发动战争,杀死韦氏,然后实力挺爹,李旦就这么在儿子的帮助下当上了皇帝,这就是唐睿宗。

  在孟浩然心里,李旦这个皇帝当的名不正言不顺,你怎么就允许你的儿子去抢你哥哥儿子的皇位呢?你这种行为就是不仁、不义、不正!你怎么能服天下!

  这个严重的后果自然对大唐王朝没有一丝一毫的影响,在家里却像是炸开了锅,一家人轮番劝说,孟浩然就是一梗脖子:“我说不考就是不考!”

  这可是连退路都没给自己留呀,学习不是为了做官,那么你后悔了又想做官了该怎么办?

  浑身“浩然之气”的孟浩然才不会考虑后悔不后悔的事,他人生的任性之路才刚刚开始。

  因为拒绝参加科举考试和家人闹翻了天,孟浩然离家出走了,他在家对面的那座鹿门山住了下来。

  他要模仿庞德公隐居这里,东汉末年是乱世,现在天下也乱得很,从他出生到现在,已经换了三个皇帝了。

  有几位朋友经常来拜访他,他们就是“襄阳七子”,这几个热血青年在这里谈诗论文、纵论天下。

  就是这时候,孟浩然认识了一个美丽动人、身世可怜的女孩儿,十七八岁的如花妙龄,因为没有了父亲,她要赚钱养家,跑出来做了歌女。

  他以为生米煮成熟饭就会万事大吉,可是他低估了孟子家的血统,作为一个大思想家的后代,你可以任性,可是你爹也很有他的个性:倔!

  最后是“时间”做了裁判,他老爹熬不过时间,死了。临死之前还交待给家里人:“绝不让那个歌女进门!连守丧都不允许!”

  从二十岁成亲到二十六岁父亲病逝,孟浩然只和父亲见过一面,父亲拒绝承认他的妻子后,他负气离开,之后就再也没有回到涧南园。

  就在他婚后不久,公元712年,唐玄宗李隆基即位,从此后进入开元盛世,一个生机勃勃、万邦来朝的大唐出现在世人面前。

  如果,他当初选择参加科举考试,已然完成了父亲的心愿,父亲即使是死,那也是含笑九泉!可是如今呢?

  开元五年(707年),二十九岁的孟浩然走出襄阳,用了八年的时间漫游吴越,游历了湖南、安徽等地。

  对啊,还记得孟浩然的那句“文不为仕”吗?当初是他要放弃科举考试的,现在去参加考试,这不是自己打自己的脸吗?

  不过漫游各地结交朋友、寻求机会找人举荐亦属当时文人的风气,然而八年的时间也太长了吧!结交到朋友了吗?

  当然结交了,孟浩然人缘特别好!落魄的文人、被贬谪的官员、同船的驴友,甚至他生病了住了几个月旅店的小二,遍地都是朋友!

  真挚的友情的确非常感人,可是什么用都没有呀!眼见得当年的“襄阳七子”,有好几个都做了官,要么通过科举考试、要么被推荐,都有了安身立命之所,只有自己还在游逛,孟浩然决定:结束漫游,到东都洛阳去。

  如此烟波浩渺、气势宏伟的八百里洞庭,我想要过去吧,可惜没有船和桨,只有眼巴巴地看着人家在那里钓鱼的份儿了。

  张丞相立刻就看懂了:“哦,你这是羡慕我举荐了不少人,也想当大鱼,上我的鱼钩呀!这么有才,来吧,就是你了!”

  失望的孟浩然回到家乡,他不想再继续“谋求”下去了,可是还未完成父亲的心愿呢,怎能停下自己的脚步?

  这时他的好友邀请他到天台山(今浙江天台县)来,因为被几代皇帝重视的著名道士司马承祯的道场就在这里。

  可当孟浩然来到天台山的时候,却得知司马承祯前往洛阳去了。孟浩然选择一边欣赏江南美景,一边等待。就这样,三年的时间又被蹉跎过去了!

  这一天,天色已晚,孟浩然在建德江上羁旅夜泊。这是一个深秋啊,天地间是如此的广袤宁静,仿佛只有他一个人,唯有明月相伴,想想渺茫的前途、有家不得回的苦楚,不由得又添新愁。

  孟浩然辗转难眠,坐在船头,仰望和他近在咫尺的明月,他一字一字缓缓念出了心头的那首诗:

  浓浓的忧愁,却是如此淡淡的语气,此后,孟浩然形成了属于他自己独特的写诗风格:

  其实连孟浩然自己都不知道,他为什么会非常地想家,一想到逝去的父亲、对他仍然充满期待的母亲、倚门翘望的妻子,他的心里就沉甸甸的,压抑得难受。

  转眼间,木落雁南渡,北风江上寒,江南的风景再美,也无法阻止他对家的想念。

  回到涧南园,他见到了一个眼神炽热、腰佩饰缨长剑的年轻人,年轻人专程前来拜访,一见面就送给了他一首诗:

  孟浩然看了看这个年轻人,叹了口气说:“一切都已经是过去式了,你不懂我呀,李白!”

  当母亲听说儿子终于要参加科举考试的时候惊喜不已,她变卖了一部分田产,把钱都换成一封一封的官制金子,递到儿子的手上。

  开元十六年(728年)冬,四十岁的孟浩然再次离开襄阳,前往京都,准备赴考。

  长安比洛阳还要繁华,在这里,孟浩然遇到了他最为欣赏的朋友——同样比他小11岁的王维。

  孟浩然惊喜地发现,在这样一个官场,还有人和他一样,从内心里喜欢陶渊明,喜欢那份恬淡的田园生活。

  他们两个人写诗的风格也都非常“淡然”,不过王维是“绚烂至极归于平淡”,而孟浩然则是“本身无一物,何处惹尘埃”的淡定。

  一句纯天然的带着泥土气息的诗句“微云淡河汉,疏雨滴梧桐”立刻让孟浩然名满京师。

  来不及悲伤,命运忽然在此处转弯,一个绝佳的机会摆在了孟浩然的面前,他会把握住吗?

  王维听说孟浩然要走,邀请他到自己的官署去坐坐。这对被后人称为“王孟”的田园诗人,在这里喝着茶、聊着诗歌,孟浩然暂时忘却了心中的烦恼。

  忽然有人报:“皇上驾到!”原来李隆基从附近经过,兴之所至,要来找王维聊聊诗歌和音乐。

  李隆基望着从床底下钻出来的孟浩然,很感兴趣,这不是写下“微云淡河汉,疏雨滴梧桐”的人吗?听听他有没有什么新诗?

  王维用眼睛望着孟浩然,心里想,赶紧吟诵你的“气蒸云梦泽,波撼岳阳城”呀,快呀,快!

  李隆基的脸上出现了怒色,这叫什么诗!一上来你就说不要给皇帝上书,要回老家去,然后又说你被皇帝抛弃,我见过你吗?你这是什么意思!

  李隆基一拂袖子站了起来:“卿不求仕,而朕未尝弃卿,奈何诬我?”(《书·文艺传》)

  王维满脸同情,可是孟浩然却忽然觉得说不出的轻松,好像一副担子从身上卸了下来。

  求仕失败离开长安,孟浩然回到家乡,做了短暂停留后,从开元十七年(729年)到开元二十八年(740年)开始了第三次吴越之旅。

  而孟浩然最后一次任性,是在他52岁那一年,好友王昌龄从边塞贬官路过襄阳,他因为陪王昌龄喝酒,吃了不该吃的海鲜,背疽发作而亡。

  怪他早出生了十几年?也许是吧。在开元盛世前的那段混乱时代里,正是他世界观、人生观形成的关键时期,他做出了错误的选择;

  怪他不听父母的话,太任性?也许是吧。如果他在婚姻上能听父母的,或许会减轻内心的愧疚:是父子,却不能和他和谐相处、共享天伦;是夫妻,却不能与她长相厮守、共度流年。

  但是这些都不是最主要的原因,最主要的原因是:有两个孟浩然,一个是感性的,一个是理性的。

  感性的孟浩然要过陶渊明式的田园生活、追求仕途的孟浩然要实现父母对他的期望。

  我们很难说谁对谁错,毕竟,一个人信仰会受到多方面因素的影响,信仰的文化不同,选择不同罢了。

  一个孩子,终其一生都在渴望得到父母的承认和理解,否则他会选择极端的方式来证明自己。(见“个体心理学”之父奥地利的阿尔弗雷德·阿德勒《理解人性》一书)

  于是,“任性哥”孟浩然两上京都、三下吴越,他的诗歌里写的都是自由,可惜他一直“身在旅行,心在牢笼”。

  正是春困的时候,外面的鸟叫声却把我吵醒了,啊,原来下雨了,那么你们上班去打卡吧,记着带伞,我要再睡会儿,睡会儿,睡——会儿——

  标签:科举考试 东汉末年 骆宾王 咏鹅 送朱大入秦 春晓 陶渊明集 赠孟浩然 宿建德江 书·文艺传 静夜思 望洞庭湖赠张丞相 送杜十四之江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