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将相吏民】范仲淹:纯儒纯臣重民生

时间:2019-06-13

  范仲淹(989—1052年),字希文,吴县(今苏州)人,是北宋时期著名的文学家和政治家。作为文学家,他给我们留下了脍炙人口的诗词和文章;作为政治家,他给我们留下了良好的口碑和那爱国爱民,关注民生的功绩。

  宋线岁的范仲淹考中了进士,从此步入了仕途。他开始担任广德军(今安徽广德县)司理参军事,掌管诉讼刑狱的事情。尽管是初入仕途,官职低微,但他办事却尽心尽力,审理案件仔细核实,一丝不苟,尽量不使人受到冤屈,因此常与上司发生争执。据《广德州志》载:范仲淹因为对处理案件的看法不同,常常拿着文书与太守争论。尽管太守有时大发雷霆,但他也总是秉公断案,从不曲从。他常把与上司争论的内容记载在屏风上,当他调离之时,屏风上都写满了文字。

  1021年,范仲淹被调往泰州海陵西溪镇(今江苏省东台县附近),做盐仓监官,负责监督淮盐的贮运、税收、专卖等工作。这地方濒临黄海,荒远偏僻,自己又官小位卑,但范仲淹并没有什么失落的感觉。他在《西溪见牡丹》的诗中写道:

  诗的大意是虽然身处偏远的海角,但依然经历着春天,依然有着在帝苑看花的心情。这显然是流露出自己那乐观的心态和对前程充满着信心。

  范仲淹很关心当地人民的生活,他到泰州不久,就发现年久失修的海堤已经是残破不堪,有的临近坍塌,潮水来时海水倒灌,不仅盐场没有保障,而且农田和民宅,也屡屡受到威胁。泰州城下有时甚至汪洋一片,成千上万的人流离失所。为此,他上书淮南制置盐运副使张纶,请求修复海堰。张纶完全支持,并奏准朝廷,调范仲淹担任兴化县令,以全面负责海堰的修筑工程。

  范仲淹担任兴化县令后,就亲自带领来自四个州的数万民工,开始了修筑海堰这一浩大工程。然而开工不久,便遇上罕见的大雨雪,接着又来了一场大海潮,吞噬了一百多民工。一部分官员动摇了,他们认为这是天意,堰不可成,主张停工。事情报到京师,朝臣也迟疑不决。而范仲淹却临事不惧,毫不动摇。经过范仲淹等人的努力坚持,捍海治堰工程又全面复工。最后绵延数百里的长堤完成了,这是当时的一项重要的民生工程,保障了盐场和农田的生产,保障了人民的生活。虽说范仲淹在这期间因母丧而没有坚持到最后,但是他率先提议,又曾经负责施工,并且在遇到天灾,众说纷纭,工程有可能下马之时,他还努力坚持,多方奔走,确实是功不可没。

  明道二年(1033年)四月,范仲淹被召回京城,担任右司谏。但不久发生了旱灾和蝗灾,几乎蔓延到各地,淮南、京东尤为严重。范仲淹得知灾情之后,心急如焚,就主动向朝廷提出应该派出特使外出赈灾。他的请求并没有得到朝廷的重视,他借面见宋仁宗的机会提意见说:“宫廷中半天不吃饭,会怎么样呢?现在全国好几处地方严重缺粮,怎么可以置之不理呢?”皇上无法回答,便顺水推舟,让他去安抚灾民。他到灾区以后,就开仓救济,调拨粮食,并且申请朝廷特别拨款,偿还官府从百姓手中购粮、购盐的欠账。当他巡视到淮南时,还发现了救灾工作做得很好的官员吴遵路,请求颁布他的事迹,以作为各地的榜样。

  在救灾的事情上,难得的是范仲淹也是根据实际情况开动脑筋,注意创新。据沈括《梦溪笔谈》记载,皇佑元年(1049年),61岁的范仲淹调到杭州做官,第二年江浙一带发生了严重的灾荒,不少人因缺粮而饿死,范仲淹焦急万分。他一方面开仓放粮;一方面动员富裕人家卖余粮,捐善款以解决燃眉之急。然而灾民实在太多了,这些办法解决不了根本问题。在这无奈的情况下,他决定改换救灾的思路。当时,江浙一带的民间一直存在着春天进行划船比赛的风俗,范仲淹研究民情之后,就积极鼓励、组织划船竞赛的活动,而且将这比赛的规模做大,把举办的时间拉长,由春天一直延续到夏天。他还亲自参与、观看,在他鼓动之下,赛事热火朝天,收入相当可观。

  城中富户喜好佛事,他便动员寺庙的住持和富人修葺寺庙、房舍。他说:“灾年工贱,利于兴土木。”于是各地寺庙都利用劳动力低贱的时机,大搞修建工程。富户们也因工价低,大修粮仓、房舍。一时间,每天雇佣的灾民总是上千人。对这些举措,朝廷中有的官员很不理解,就上奏章弹劾范仲淹,说他不体恤民情,滥用民力等等。

  范仲淹亲自写奏章说明情况,报告了他救灾的效果。正是他的新办法,广开了财源,拉动了内需,增加了就业门路。这以工代赈救灾是一种非常积极的办法,它既减轻了官府的负担,又使得灾民有事做,有饭吃。他的这种做法,可以说在我国古代乃至世界救灾史上都是了不起的创举。

  此外,他还想办法让各地的粮米汇聚杭州。灾荒年月,粮价疯涨,更有不良商人乘机囤积哄抬,百姓因饥荒而纷纷外出逃荒。面对这情况,范仲淹却一反惯例,另辟蹊径。他不依常规限制粮价,相反却用高价收粮。据《咸淳临安志》的记载,皇祐二年,范仲淹派人在沿运河各地张贴告示,广为宣传政府高价收购粮食的信息:每斗一百八十钱,比市价高了五成。果然此举一出,效果立显,各地粮商见有利可图,纷纷“日夕争进”,粮食日夜兼程地运往杭州。很快,市面上的粮食又充足起来。粮食多了,价格自然回跌,逃荒的百姓遂得以回流安居乐业。大灾之年,杭州竟看不出一点饥荒的迹象。

  范仲淹所管辖的地区,社会最为安定,这事实有力地驳斥了种种责难,弹劾的风波悄然而息。范仲淹之所以能冒着风险想办法救灾,正是他心中装着那无数的灾民,正是他急灾民之所急。

  在防险救灾这样关系人民生命财产的大事上,范仲淹十分关注,寝食难安,并非偶然,因为他平日就很同情那些贫苦的民众。也正因为这样,所以在他力所能及时,就总是扶贫济困,乐善好施。有一次,范仲淹回到家乡,就将随身带着的一些绸绢,全部分给了邻里乡亲。他对大家说:“大家是看着我长大的,为我的成长而高兴,我有什么可以报答的呢!是祖宗积德多年,才让我发达的,大家都是祖宗的子孙,我哪能一个人独享富贵!”

  范仲淹在越州(今浙江绍兴)做地方官时还留下了一段佳话。官署里有位姓孙的小吏因病去世,只留下了年轻的妻子与幼小的孩子。这孤儿寡母都是外乡人,在当地举目无亲,便想回老家去生活,因没有路费而焦急万分。范仲淹听说以后,就马上从自己的薪俸中拿出一百缗(一缗有一千铜钱)以救急。在他的带动下,官员们也都纷纷捐款。

  孙姓的妻子对范大人非常感激,临行时特地去官署表示感谢,范仲淹怕她路上不安全,又替她雇了一艘船,派了一位年老稳重的衙役护送。范仲淹担心航行中有可能会受到一些关卡的为难,还专门赠她一首诗,并签上自己的名字。这首诗是:

  这首诗非常通俗易懂,它就像一张通行证,使得这姓孙的遗属平安地顺利地回到了家乡。沿途的官员读着这首短诗,也被范大人的同情心深深地打动了。

  还有一件事也很说明问题。有一次范仲淹派他的次子范纯仁回苏州老家运粮五百斛。当他的儿子途经丹阳(今属江苏)时,遇到了文人石延年,石延年因家里丧事,无钱北归,只得滞留在这里。范纯仁得知后,毫不犹豫地就把粮食全部赠给了石延年。当他回家后,范仲淹问他有没有遇到老朋友时,他告知了石延年的情况。范仲淹听了后就说:“为什么不把我家的粮食送给他呢?”当得知范纯仁已经赠送时,就肯定了他的做法。可见范仲淹平日就乐于助人。仁者爱人,真是以小见大!

  范仲淹爱写诗,有的诗也体现出他对民生的关怀。他在睦州(今浙江桐庐一带)做官时,曾写过一首七绝《江上渔者》非常著名。诗曰:

  这首诗通俗朴实,前两句是写江岸上那来来往往的有钱人只知道津津乐道鲈鱼的鲜美,而后两句却写那鲈鱼的来之不易。“一叶舟”形容那捕鱼的小船像一片树叶那样在水上飘来荡去,它出没于惊涛骇浪之中,随时都有被波涛吞没的危险。这诗反映了渔民的艰苦生活,表现出范仲淹对渔民的同情与关怀。与那《悯农诗》中的“谁知盘中餐,粒粒皆辛苦”的诗句,真是异曲同工,但写得更含蓄,更形象,也更有意境。

  范仲淹后来曾在朝中担任过参知政事(相当于副宰相),任职后即推行改革,这就是历史上的“庆历新政”,虽说这新政因多方面原因最终遭到了失败,但在初期还是起了作用的。像在革除积弊上,范仲淹就绝不手软。他发现当时一个弊病就是官员太多,人浮于事,便决心裁减冗员,节约国家的开支。

  一日,他查看各路(“路”是当时的行政区)官员的名册,看到了一些不称职的人员时,就毫不犹豫地大笔一挥,将其勾掉了。

  在一旁的大臣富弼很是担忧,他劝告说:“大人,这恐怕不妥吧,您一笔勾下去,就会有一家人在痛哭呢!”范仲淹坦率地说:“一家人哭,怎么能和一路人的哭相比呢。”范仲淹的意思是滥用一人,危害一方,一家人哭总比一路人哭损失要小呀!”

  范仲淹所处的时代,外患也越来越严重。宋仁宗康定元年(1140年)西夏的元昊连年发动侵略,使北宋边境地区很不安宁,在边境战争中,宋军也常常失利,一败于延州,再败于好水川,三败于定川寨。

  在边境危急紧张的情况下,范仲淹在韩琦的举荐下,被任命为陕西经略副使兼知延州(今陕西延安),从此进入军界。他在当地主持军务,以抗击时常进犯中原的西夏国军队。

  延州当西夏出入的要冲,在他的前任战败之后,城寨焚掠殆尽,几成废墟。那防守边境的士卒都没有壁垒可守,只得散处在城中。范仲淹面临的任务十分艰巨,而条件又极为简陋,士气也很低落。

  范仲淹来到前线后,就总结以前的教训,增设城堡,修筑工事,整顿队伍,招抚流亡,联络诸羌,加强训练,绝不打无准备的仗。他从不轻易出击,而是采取积极防御的对策,经年累月地镇守着。他的做法取得了很好的效果,多次打退了西夏的进攻和骚扰,使得西夏人震惊。据《续资治通鉴长编》卷一二八记载,西夏人有这样的说法:“无以延州为意,今小范老子腹中自有数万兵甲,不比大范老子可欺也。”这意思是说:再也不能打延州的主意了,范仲淹腹中有雄兵数万。小范是指范仲淹,今天开码结果,大范是指镇守延州的前任,打了败仗的范雍。这说明在范仲淹的防御下,西夏人远不像以前那样猖狂,而是对范仲淹心存敬畏。

  有一次,范仲淹正驻守庆州,六合同春彩当时担任经略招讨副使的韩琦,主张主动进攻,打算以五路兵马同时进军以征讨元昊。他派秦州通判兼经略判官尹洙到庆州去找范仲淹,约他一同出兵。虽说韩琦、尹洙与范仲淹的私交很好,而且政治上是坚定的盟友,自己也是被韩琦举荐任军职的,但对这次出兵范仲淹却拒绝了。范仲淹对尹洙说:“我师新败,岂可深入。以今观之,但见败形,未见胜势。”尹洙叹了口气说:“公于此乃不及韩公。韩公常说‘用兵当置胜负于度外’,今公区区过慎,此所以不及也。”

  听到尹洙的责难,范仲淹很不以为然。他很直率地说:“大军一动,万命所悬,乃置之度外,仲淹未见其可。”两人谈不拢,只得不欢而散。

  不久,韩琦带兵深入,在地形不错的地方驻扎了军队。他万万没有料到对方早已设下了埋伏,结果全军陷没,连大将任福也战死。当韩琦带着残兵败将撤退时,半路上很多阵亡士卒的父母妻子都拿着纸钱,哭着在招魂。他们围着骑在马上的韩琦号哭着:“你们跟随大人出征,今天大人归来,你们却都永远回不来了。你们的亡魂能不能也跟着经略大人回到家乡呢!”悲痛的哭声震天动地,韩琦也很伤感,泪流满面,只得暂时停止了前进。

  事实证明,范仲淹的决策是正确的,香港最快开奖结果直播确实“大军一动,万命所悬”。在范仲淹的心中装着的是千万士卒的安危,一举一动,都要对他们负责,哪能轻易地说“置胜负于度外”呢!

  教育历来是民生中的一项重要内容,也是国家培养人才的重要渠道。范仲淹极为重视,他做地方官时,每到一个地方总是注意兴办教育,培育人才。

  在饶州(今江西鄱阳)任职时,范仲淹亲自为州郡学校选定校址,兴建校舍。当时饶州民风好斗,官吏狡诈,范仲淹通过兴办学校,公布法令条规,使风气有所改变。

  在邠州时,范仲淹主持重建地方州学,他亲自选址,派人主持工程,新校舍建成后“士人洋洋,其来如归”。他还应学校请求,写了《邠州建学记》。

  还有一次,范仲淹在苏州任职,他打算将来定居于此,于是购得了一块宅基地。风水先生一看,惊讶地告诉他说:“啊,这块地可了不得啊,住在这里,将来子孙后代一定会出公卿贵人!”

  范仲淹一听就笑了。他说:“真要是这样,我也不能够只让它好了我一家呀!让天下人在这里受教育,不是会出更多的人物么!”他没有犹豫,就把这块宅基地捐赠了出来,建了学校,这就是后来的苏州府学。

  在任职地方时,范仲淹就积极兴学,推动了地方教育事业的发展,而一旦任职中央,就更是不遗余力。庆历四年(1044年)作为庆历新政重要内容之一,曾诏令天下州县办学。这是以国家行政命令推进全国的教育事业,很快,神州大地州县官学就如雨后春笋般出现,形成了办学的热潮。

  到了垂暮之年,范仲淹还在家乡苏州把自己毕生的积蓄捐献出来,购置了良田千余亩,设立了“义庄”,并且还亲自审定义庄的规矩。“义庄”是古代的一种慈善机构,主要是周济宗族的,范仲淹是首创者。从他以后,许多朝廷高官显贵都仿效他,也设立义庄,推动了慈善事业的发展。

  范仲淹大事小事都能关注民生,他这种关注不是表面上做秀,而是发自内心的,是身体力行的。正因为是这样,他才能写出那千古名篇《岳阳楼记》,真正实现了那“先天下之忧而忧,后天下之乐而乐”的伟大抱负。也正因为他这样关注民生,在民众的心目中,他是一位能与人民同忧乐的贤人和名臣。因此当他去世之后,人们发自内心地悲痛,在他的家乡,在他任职的处所,有近二十处地方都为他兴建了祠堂,永远地纪念他,怀念他。

  范仲淹去世后,除当代名人欧阳修、富弼等,及随后的王安石、苏轼等人写诗作文赞颂他、纪念他,朝廷褒奖他之外,后世也多称颂其贤德。金末著名诗人元好问就曾赞叹说:“文正(范仲淹的谥号)范公,在布衣为名士,在州县为能吏,在边境为名将。其才其量其忠,一身而备数器……”清代诗人冯梦祯也赞颂说:“宋范文正公学术则为纯儒,立朝事业则为纯臣,垂范子孙则为贤祖宗,而师表百世则为殊绝人物。”这些赞颂都不是虚美之词,而是从范仲淹一生的所作所为总结出来的。